浙江工商大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441|回复: 0

[招聘信息] 这就是妈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-13 10:45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就是妈妈
听到魏东说要孩子,吴徽钰全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,可她硬是咬着牙没表现出来,好在这时家里薛宇芳来电话了,吴徽钰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从魏东的怀里逃了出来。
薛宇芳其实没说什么多要紧的话,可吴徽钰却当着魏东的面夸张地“哦……哦”了两声,在说了一些文不对题的话后终于挂了电话,然后不好意思地看向魏东。
魏东会意,主动说送她先回去,吴徽钰想都没想就给拒绝了,然后迅疾找了个借口单溜。魏东只当她真的是不方便,也就没强求,放她走了。
吴徽钰直到确定自己已经不在魏东的视线范围内,才终于松了口气了,忍不住又想到刚刚的画面,面红耳赤的同时又不由得着急上火。孩子的事她不是没有考虑过,她刚过三十,不管再婚对象是谁,都不可避免的要谈到这个话题,可这一切来得未免也太快了。
吴徽钰带着满脑子的复杂情绪回了家,没想到家中早已摆上了满汉全席,她正要问老妈今天是什么好日子,忽然就看见毛毛正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。
“啊!徽钰姐姐!”
毛毛看到吴徽钰兴奋不已,一个箭步冲上来抱住了她,吴徽钰张开双手做投降状,可还是被她抱了个满怀。
毛毛放开吴徽钰,激动地说:“姐,我好想你啊!”
吴徽钰也笑了,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,毛毛说是今天中午,去医院看了林泉后就来了,没让薛宇芳阿姨透露,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。
薛宇芳此时正忙着给晖晖喂饭,闻言会心一笑,得意地问毛毛:“怎么样?阿姨这保密工作做得还可以吧?”
“棒极了!”
毛毛说着,给了薛宇芳一个大拇指,又给了她一个飞吻,薛宇芳竟也作势回了一个,惹得毛毛咯咯直笑。
吴徽钰看在眼里,觉得安慰不已,自从许佑平去世后,她还没见过母亲这么开心。也是存了点私心吧,吴徽钰便留毛毛住下,哪想毛毛正有此意,两人一拍即合,都是相当的舒心。
几人正要坐下吃饭,忽然门铃响了,毛毛主动要求去开,没想到来人竟是赵子亮。赵子亮见到毛毛表现出了异常的淡定,与往常郑州治疗牛皮癣医院怎么选一样平淡地和她打了招呼,毛毛则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赵子亮随即往桌上的席面瞟去,有意无意地问:“我来的不是时候,没打扰到你们吧?”
吴徽钰斜睨了他一眼,小声嘟囔道:“前言不搭后语,做作!”
薛宇芳暗地里踢了踢她的脚,示意她不要多话,她自己则去厨房拿筷子。赵子亮忙说:“妈,你不要忙活了,我吃过了!”
“瞎叫什么呢?谁是你妈?”吴徽钰冷淡地挑了一下眉。
“吃过也可以再吃啊,来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!”毛毛接过话茬,拉赵子亮坐下,同时充当和事佬:“徽钰姐,你不要这么较真嘛,就当为我接风洗尘了呗。”
吴徽钰还算给毛毛面子,便不再言语,也放由老妈薛宇芳去厨房给赵子亮拿筷子,然而当筷子真到了他的手上,他却没有坐下的意思。
吴徽钰顿时不高兴了,以为赵子亮是在摆谱,刚要发作,薛宇芳却拍了拍女儿的肩,用眼神示意她给赵子亮点面子。吴徽钰不耐烦地瞥了赵子亮一眼,生硬地说:“还杵在那儿碍什么眼?来都来了,就坐下一块吃吧!”
赵子亮还是没动,小声地叫吴徽钰出去说话,吴徽钰也正有此意,便跟他出去了。她刚把门虚掩上,赵子亮就迫不及待地说:“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。”
吴徽钰抬眼斜了他一眼,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“嗯”字。
赵子亮不敢看她似的,忙不迭说:“晖晖他奶奶想接他回去过几天,你知道的,子成两口子不在她身边,老人孤单得很,天天念叨孙子。不过你放心啊,不会住太久的,一周就行!”
吴徽钰想都没想就给拒绝了,不说其他,单凭孟艳那霸道的处事方式和尖锐的性格,她就绝不会让孩子和她共同生活。
赵子亮好像猜到了她的想法似的,忙说: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你放心好了,我妈现在是性情大变!她现在在小区里的幼儿园做保洁,每天跟孩子们打交道,变得特别的和蔼可亲,她已经跟园长说过了,晖晖以后可以在幼儿园里玩。”
吴徽钰顿时警惕起来,皱眉问他:“你什么意思?你想把儿子从我这儿夺走?”
赵子亮忙摆摆手,解释道:“不是不是,你看你又误会了吧?我是想说把孩子接到我这荆州银屑病医院在哪里里,给你和妈减轻点负担。”
“不需要!”吴徽钰严词拒绝。
赵子亮说:“你看看你就是容易着急上火!老实跟你说吧,其实我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,我听说你最近有情况,那对方未必能接受你带个儿子吧?再说了,你年纪轻轻肯定是要再生一个的,那是不是得要空间?所以说啊,我先带晖晖回去住段时间,等你这边稳定下来,再把孩子给你送回来呗。”
吴徽钰闻言,既吃惊又打心底里愤怒,没好气地问他:“你这是听谁说的!”
赵子亮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,平静地说:“用不着别人说,都是明摆着的事!男人和女人不一样,男人哪怕是带十个孩子也有女人嫁,可女人的行情就不一样了,我想你应该能明白的。所以徽钰啊,我这是真心为你考虑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吴徽钰想都没想,就正色道:“我用不着想!赵子亮,可能孩子对你来说是累赘是负累,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上天的恩赐是我的命!你还真说对了,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,男人可以为了享受抛妻弃子,可女人会为了孩子赴汤蹈火,因为我们是妈妈,妈妈是无所不能、无坚不摧的!”
赵子亮不以为然,“大道理谁都会说,可当事情真的到了自己的头上,难道你还会这么说?徽钰,你不用对我敌意这么重,我只是听说你最近在感情上有新动向,即使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该为晖晖考虑吧,孩子的心理是特别敏感的,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是得跟爸爸在一起。”
吴徽钰冷笑道:“少在这儿充好人!孩子跟了你就好了?我可是听说你刚离婚没多久就开始相亲了?怎么?没成?”
赵子亮被戳破了心事,不仅不惊讶,反倒极坦诚地自嘲道:“我就是穷光蛋一个,要房没房,要钱没钱,可没有林总、魏老师能看得上我。”
吴徽钰登时怒了,心想原来他在这儿等着呢!不由分说地质问他这是听谁在那嚼舌根,赵子亮讳莫如深地笑笑,也不回答,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,递给吴徽钰。
吴徽钰瞟都没瞟红包一眼,脸色铁青,看上去嫌弃至极又很不好惹的样子。
赵子亮把红包又往她面前递了递,讨好似的说:“这是我这个月刚发的工资,刚取的,还热乎着呢,全给你!”
吴徽钰没好气地说:“怎么是给我?是给晖晖的!”
赵子亮柔声说:“晖晖还小,他能用多少啊,你拿去吧,给自己买点好看的衣服,再去做个美容啥的,既然谈恋爱了,那就要把自己?饬得美美的啊!”
吴徽钰听他这么说,更加生气了,也不多说,一把接过红包,“啪啪啪”的数了三十张,然后把其余的扔还给赵子亮,随即关上了门。
薛宇芳和毛毛正在喂晖晖吃饭,见吴徽钰阴沉着脸,跟谁欠了她八百万似的,都识趣的把一肚子问题又尽数咽了回去。不过吴徽钰气归气,在面对晖晖时转瞬就换上了笑脸,因此一顿饭吃得还算是其乐融融。
然而面上是其乐融融了,吴徽钰被赵子亮这么一闹腾,心里那叫一个五味杂陈啊!撇开他有意无意间说的酸话不谈,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多都是不可忽略的现实问题,晖晖虽说还小,可不代表他就没有感觉,爸爸妈妈无论哪一方有了新的归宿,对于孩子来说都是不小的冲击。
吴徽钰想到这里,忽然觉得很心痛,为自己,更是为儿子。自从她当了妈妈,对儿子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呵护,舍不得让他受到一点伤害,可是如果她再婚,那无疑会给孩子的小小心灵带去创伤,晖晖是个敏感又略有些胆小的孩子,难保不会给他带去伤害。
吴徽钰这么一想,头一次有了单身到老的念头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2-1-26 20:06 , Processed in 0.06760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