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工商大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97|回复: 0

[招聘信息] 帝释天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帝释天
驼铃集是塔戈沙漠边缘的一处集市,因处于重要商道之上,每天都有不少商队往来。
傍晚时分,一身黑袍的王鸿和女扮男装的明月,骑着两匹高头大马,不急不缓的进入驼铃集之中。
“终于到了。”明月松了口气说道。
这一路上追杀他们的高手,比她这辈子见到的都多,对于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女孩来说,实在是有些太残酷了。
“别大意了,这里既不属于无双城的势力范围,也不属于天下会的管辖之地,就连武林至尊都不认可,危险不会比路上小多少。”
相对初出江湖的明月,王鸿可不会那么乐观,即便他的实力完全能无视这些危险,但为了不引起某些人怀疑,很多时候都得束手束脚。
而且这一路上,王鸿算是见识了风云世界江湖的凶险。
开始只是无双城的人想捉拿他和明月,王鸿出手也很注意分寸,击退即可,一个重伤的都没有。
后来目睹的江湖中人不知怎的,竟传出他与明月偷了无双城的重宝——无双剑和圣灵剑法。
这个毫无根据的谣言,居然使得整个江湖瞬间沸腾,各路武者也不分辨真假,成群结队的追杀两人。
更坑爹的是独孤一方也不解释,对这个谣言采取了默认态度,继续派人捉拿他们。
这让更多的江湖名宿,看到获取圣灵剑法的机会,最后就连雄霸都忍不住派出三大弟子,一起沿路追杀王鸿。
然后王鸿和明月这一路上就悲剧了。
两人这次的目的地,是位于西北大沙漠附近,剑郑州看银屑病医院哪个好圣隐居的剑寓。
王鸿想见见这位名义上的师傅,看看能不能套到倾城之恋的消息。
而明月自小在无双城长大,姥姥明镜更是独孤一家的死忠,她很难做出背弃无双城的决断。
可当今天下能让独孤一方改变主意的人不多,其中把握最大的便是无双城的真正靠山,名震天下的独孤剑圣。
所以即便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头,明月都没有抱怨过一句,这般坚韧不拔的心态,让王鸿也颇为欣赏。
“有危险就有危险吧,只要别再出现那些恶心人的手段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明月不在意的说道,东张西望的看着集市内的景致。
这些天他们遇到的追杀者分为两种。
一种是类似雄霸三大弟子,见面就让他们交出秘籍和宝剑,不同意立马开打,然后被王鸿和明月教做人。
另一种则是阴狠毒辣的老江湖,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下毒暗杀屡见不鲜。
若非王鸿有精神力监控,又经过魏襄潜心教导,对各种毒物了然于胸,两人这一路上,早不知道被算计死多少次了。
对于那些明着来的敌人,明月并不讨厌,甚至在揍了聂风、步惊云几次后,隐隐还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雄霸这三个弟子,都可谓是人中龙凤,比起那位扯淡的少城主独孤鸣,简直是云泥之别。
明月若非仗着内功修为远胜三人,最近又学了王鸿的幻魔身法,恐怕还真斗不过这三个同龄人。
其实相对于明月,风云霜三人遭受的打击更大。
三人往日一直觉得,自己在年轻一辈应该少有敌手,即便老一辈高手也能较量一二。
哪怕最谦虚的聂风,实则内心也是相当自信,口头禅是某某某不在他之下。
可现在遇到的两个无双城弟子,根据情报甚至比他们三人都小一些,却将他们收拾得毫无脾气,这份打击不可谓不大。
特别是最自负的步惊云,见明月没有杀他的意思,一路上不断的缠着对方较量。
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步惊云的实力,居然在压力下迅速提升!
而有王鸿教导的明月,也经过大量实战,将一身战力都整合了出来。
尤其是幻魔身法与她契合度颇高,随着对这门轻功的熟练度不断上升,步惊云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见两人虽然为敌,但却互相促进共同进步,王鸿也就没阻止他们的战斗,每次将天下会其他高手拦下,任由这两人公平较量。
相对这种让人欣赏的敌人,有些老家伙就非常不讲武德了。
王鸿为了让明月多长些江湖经验,一些危害不大,但非常恶心的手段,他从来不会提醒对方。
这使得明月一路上不知道吐了多少次,中麻药、迷药的次数,更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
所以来到中原门派罕至的西北沙漠,明月是真松了口气。
“以往只听说剑寓在西北沙漠,但具体位置却不知道,看来还得找个靠谱的领路人。”
王鸿边走边说,带着明月进入一家客栈。
这家客栈外面看上去有些陈旧,满是风沙吹打的痕迹,但楼里面却干净整洁,装饰得也颇为华丽。
柜台就在门边上,坐着一位衣着暴露的异族女子,见到王鸿和明月走了进来,顿时眼前一亮,媚笑着向两人走来。
多数人见到这位风情万种的女掌柜,大抵是男的色授魂与,女的蹙眉远离。
可在王鸿精神力监视下,进入客栈之前,就察觉到此女很不简单。
虽然还没真正踏入三阶,但已经跨出了半步,或许再过个三五年,江湖上就又多出一位武道宗师。
刚开始王鸿以为这家客栈,是类似无名中华阁那样的隐居之地,所以没多想就走了进来。
可现在见到这样一位烟视媚行的女掌柜,哪里还像无名的中华阁?
分明就是金镶玉的龙门客栈,等着拿他们做人肉包子呢!
“两位客官,打尖还是住店呐?”
女子虽然异族特征明显,但中原话却说得相当标准,而且声音中带着一丝媚意,普通男人听了骨头都要发酥。
明月皱了皱精致的琼鼻,似乎对女掌柜身上的香味很不感冒,轻轻一拉王鸿的袖子,想要离开这个让她不舒服的地方。
可让她没想到的是,王鸿居然愣在那没动,仿佛被眼前充满异域风情的女掌柜迷住了。
这一刻明月忽然有些不高兴,她是个聪明的女孩,知道王鸿对她并无男女之情,所以即便私下有些想法,也都隐藏得很好。
可藏得住不代表忍得下,终归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,面对眼前的情形,心里难免有些炸毛。
如果说以前明月对王鸿只是好感,那有了这段时间的经历,某些萌芽已经在悄无声息间开了花。
王鸿带她离开无双城的果决,一路上无微不至的保护和照顾,独斗群雄的豪迈和强悍,都让这个不到十八岁的女孩,隐藏的爱意越发深切。
所以此刻见到王鸿居然如此失态,明月心里又是失望又是愤怒。
不过她不知道的是,王鸿眼睛虽然在看着女掌柜,精神力却集中在客栈的角落里,那儿坐着一名七八十岁的老人,正在独自一人浅斟慢酌。
杀人书第二十四页的精神力,平常要用来稳固识海,所以王鸿轻易不会动用。
但神识扫描不在其列,对于仙道修士来说,这方面的运用近乎本能,完全不会影响到识海的稳定。
因此,有着四阶巅峰精神力为根底,正常情况五阶以下修士,都逃不过王鸿的扫描。
‘塔戈沙漠往西便是西域天山,天门就坐落在天山深处,所以这片区域看似无主,实则可以算是天门的外围势力。’
‘而眼前这个老家伙,一身实力几乎达到了四阶后期,真气更冰寒到了极致。’
‘风云世界强者虽多,但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,并且拥有这个实力的人,恐怕也只有帝释天了。’
王鸿一边装作被女掌柜所吸引,一边在心里迅速做好了决定。
“掌柜,开两间上房,我们明天一早就走!”
王鸿朗声说道,随手向柜台上丢了一锭银子,拉着一脸不快的明月往楼上走去。
“好嘞,柱子快去开两间上房,别让客官久等了!”
女掌柜笑眯眯的收起银子,挥手让一旁站着的小二,带两人上楼。
“表哥,你真看上那个胡女了?”
王鸿这边刚将行礼放下,明月就跑到他的房间,略带恼怒之色的质问道。
看着小丫头脸上有趣的神情,王鸿不禁轻笑起来。
他又何尝不知明月的心思,但自身在风云世界只能待二十年,又何必去祸害这个善良可爱的少女。
王鸿拍了拍明月的胳膊,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,笑着说道: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我又不是太监,喜欢女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“好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,明天我们一早还要赶路,进入沙漠可得养足精神。”
明月有些沮丧的想说什么,却被王鸿迅速推到门外去了,看着瞬间关上的房门,小丫头气得猛一跺脚,然后一脸不爽的回了房间。
出门在外,安全第一,即便到了客栈,两人也不会随便吃喝。
明月回房之后,气呼呼的吃了一些干粮,简单洗漱一番就准备早早休息。
这种风沙漫天的破地方,这辈子都不一定会来第二次,与其继续和表哥斗气,还不如赶快睡一觉,凌晨就拉着他离开。
只要以后不到这边,明月不相信历来淡泊的王鸿,会为只见过一面的女人远赴千里。
而王鸿在房里待了一会儿,还是不声不响的往楼下走去。
当然,他的目标不是那个风骚入骨的老板娘,而是依旧坐在角落里喝酒的帝释天。
自己这段时间有些风头过剩,居然把这个常年沉睡的老家伙,也给吸引了过来。
以王鸿现在的实力,必然不是帝释天的对手,想躲肯定躲不掉,还不如下去试探一番,确认一下这个老怪物的态度。
“小二,给我上两斤烤羊肉。”
王鸿故意坐到帝释天旁边的桌上,拍了拍桌子说道。
“好嘞,羊肉马上就来,客官要不要先来点酒?”小二笑容满面的说道。
王鸿摇了摇头,从怀中取出一块锦帕,将桌上酒杯擦了擦,然后打开身侧挂着的酒壶,往里面倒了一小杯。
王鸿随身装着的酒自然不是凡品,虽然不像冰焰灵酒那样可以延寿,但不管香味还是口感,都属于世之珍品。
仅仅这一酒壶,搁在东武洲的金钱楼,起码得要十块灵石才能买到。
而风云世界虽然奇珍异宝众多,但这种档次的消遣之物还真没有,就连坐在一旁的帝释天,都不禁耸了耸鼻子,转身仔细打量起王鸿。
相比活了一千多年,定力十足的帝释天,客栈里的其他顾客就忍不住了。
“好酒!快来给爷倒一杯。”一名矮胖身材的武者,闻到酒香后大声喊道。
王鸿看都不看对方一眼,随手抄起一根筷子射了过去,瞬间洞穿了那人面前的桌子。
更让矮胖武者心惊的是,筷子穿过桌面,不但没有停下,甚至还从他两腿之间一掠而过,无声无息的插进了青砖地面,只露出不到半寸的筷子头。
“额,小人喝多了酒说醉话了,各位勿怪勿怪……”
矮胖武者倒是识时务之人,知道王鸿不可招惹后,立马双手抱拳向他连连施礼,然后提起行李就往楼上客房跑去。
王鸿刚才彭安明医生北京银屑病医院哪家看银屑病好露的这一手,除了帝释天轻轻一笑不甚在意,客栈里的其他人,全都被他震住了。
这般惊人的内力修为,当今武林除了少数几位宗师外,能达到的人还真屈指可数,年轻一辈更是无人能及。
女掌柜微微一怔,然后便袅袅婷婷的向王鸿走来。
可坐在旁边桌上的帝释天,却先一步走到王鸿对面,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。
“好酒!不知老夫有没有资格喝一杯。”
王鸿装作不认识帝释天的样子,抬头扫了对方一眼。
开始还不甚在意,可紧接着却眉头紧蹙,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。
半响后,打开酒壶给帝释天倒了一杯酒,并且恭敬的说道:
“我看不透前辈,这杯酒前辈自然有资格喝!”
“有趣的小伙子,能看出老夫不同常人,你已经在年轻一辈中无人可比了。”
帝释天轻轻一抚酒杯,杯中灵酒瞬间寒气直冒,然后他一口将这杯灵酒饮下,闭目细品了好一会儿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“老夫徐福,小伙子如何称呼?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2-1-22 17:10 , Processed in 0.06306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