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工商大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开放注册)
搜索
查看: 131|回复: 0

[招聘信息] 大干一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-15 10:2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大干一场
一连几天,吴徽钰都在想这个问题,每每当她就要决定给林泉打电话的时候,理智又把她抓了回来,张淑那个人比蒙新雅还要难缠,万一她真的踏进博优了,真说不准张淑会怎么对付她。
林泉似乎猜中了这一点,居然带着一份合同亲自上了门,大有逼迫的意思,吴徽钰正与他周旋之际,这时薛琴琴来了。
薛琴琴一进屋,就咋咋呼呼地问:“老姐,家里来客人了啊?”
她睁大眼睛溜了一圈,看到林泉时立马兴奋起来,“您是林总吧?哎呦久仰久仰!”
薛琴琴说着,伸出了手,吴徽钰连忙介绍:“林总,这是我表妹薛琴琴。”
“薛小姐很活泼啊。”林泉笑笑,极有涵养地跟她握了手。
薛琴琴笑得更开心了,她指了指自己的微微凸起的肚皮,说:“嗨,不是小姑娘啦!林总,您找我表姐是有事吧?需要我回避一下吗?”
“哦,不用,那你们聊吧,我先走了。”
林泉说着,指着桌子上的牛皮纸袋,对吴徽钰说:“徽钰,合同你这两天看一下吧,签好了我来拿。”
林泉说罢,也不等吴徽钰回答,与薛琴琴打了个招呼后,就走了。
他走后,薛琴琴立即问:“老姐,这什么情况啊?他怎么来家里找你?”
她说到这里,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,捂住嘴巴,吃惊地说:“天啊,他不会是来求婚的吧?!戒指呢戒指呢?让我看看是多少克拉的?”
吴徽钰白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想什么呢?不要白日做梦,你以为豪门那么好嫁的啊?”
“那你想不想嫁嘛?”薛琴琴睁大眼睛,笑嘻嘻地问。
“不想!”吴徽钰斩钉截铁地说。
薛琴琴撇撇嘴,“切!真没趣!”
吴徽钰叹了口气,说:“别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了,我现在正烦着呢。琴琴,你帮我拿个主意吧?”
薛琴琴见她好像真有事,便认真起来,点点头,说:“什么事?你说吧。”
吴徽钰便把林泉找她去博优上班的事给她说了,又把合同也给她看了,薛琴琴也不傻,直接跳到薪资那一栏,她的反应和吴徽钰一样,当即傻眼。
吴徽钰抽了张纸巾给她,叫她擦擦口水,薛琴琴这才回味过来,砸吧着嘴说:“妈呀!年薪五百万,我这辈子也只能在合同上见过这么多钱呢吧!”
吴徽钰有些难为情,“是有点多啊,我自己都不觉得我能值那么多钱。”
薛琴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说:“这不是值不值钱的事,老姐,林霸总对你这是下了血本啊,他不会是打算让你当博优的老板娘吧?”
吴徽钰拍了拍她的脑袋,说怎么可能,可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。
可薛琴琴兴奋过后,却又摇了摇头,说:“他这样看着挺浪漫的,可换个角度想,好像也挺可怕的啊,是说一不二的性子,有点大男子主义哦。”
“毕竟那么大公司的老总嘛,也正常的。”吴徽钰为林泉说话。
“可我怎么感觉有阴谋啊?老姐,他刚刚真没对你表白?”薛琴琴还是觉得不对。
“没有。”
“那就不对了!你都说不干了,他偏让你干,是啊,你过去是他的得力干将,但你毕竟几年不上班了,博优又正值重要节点,他对你就那么放心?再说了,他那么沉稳的人竟然急到亲自登门要你签合同,这里面没有阴谋难道有阳谋啊?”
薛琴琴的话有些道理,这也是吴徽钰一直在怀疑的,所以她一直拖着没答应。但林泉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?
薛琴琴做了个深呼吸,让自己平静下来,吴徽钰给她倒了杯水,叫她别再想了。
“是没什么好想的,人心隔肚皮,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,最好不去?这浑水。老姐,依我看,这合同不能签。”薛琴琴严肃地说。
吴徽钰点点头,“我也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不过,”薛琴琴说着,手指在桌上一点一点的,颇有点运筹帷幄的架势,说:“既然你已经做过市场调查了,那我觉得不能停留在想的层面,你得干起来,不仅干,而且得大刀阔斧的干!”
吴徽钰也正是这样想的,兴奋地说:“你也支持我开店?”
“支持,必须支持!可你会吗?”
“我可以学啊!其实我早就在学了,基本的推拿指法和相关理论我已经全掌握了,现在就差个师父再具体的指导一下,另外还得找个门面。”
薛琴琴想了想,说:“这好办,秦美芬她前夫是个儿科医生,请他指导一下就行。至于门面,在热闹的地方租一间不就成了。你有资金吧?没有我这儿有,烧烤店赚的和我们打算买房子的钱,都借你!”
吴徽钰当即拒绝:“别!你这往后的开销巨大,你平时也能省则省,花钱不要大手大脚的。对了,都多久了,房子怎么还没买啊?”
薛琴琴笑着说:“现在烧烤店的生意好,我想开个分店,等赚大钱了去买个别墅。”
吴徽钰觑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问:“那就一直租房子?孩子也出生在出租屋里?”
薛琴琴倒是心态乐观,说:“那也没什么不好啊,就算买房也得装修了再晾个一年半载的,也是要继续租房的,不如先钱生钱,把生意做大了再说。”
“程乾也同意?”吴徽钰问。
不待薛琴琴回答,她兀自说:“算了,当我没问,你俩向来穿一条张家口哪个医院看牛皮癣专业裤子。这样也好,你们还年轻,正是打拼的时候,好好干,前途无量!”
薛琴琴笑嘻嘻地说:“借您吉言啦!”
两人又筹划了一会儿,忽然吴徽钰发现了一个问题,薛琴琴同时也发现了,两人异口同声地说:“资质!”
吴徽钰顿时气馁了,说:“没有资质就留不住客源,说不定连店都开不起来。”
薛琴琴安慰她:“你先别急,我先来查查需要考什么证。”
两人同时拿起手机百度起来,但网上众说纷纭,有的说必须持证上岗,也有的说证可有可无,但有证总是加分项,最好还去过高级论坛之类的镀过金,有个头衔、职称什么的,顾客比较容易认可。
两人一番查过来,双双泄辛集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在哪里了气,不过消沉了能有半分钟吧,吴徽钰就又振奋起来,当即决定把时间最近的证考了,结果一查,今天正好是健康管理师证考试报名的最后一天,而考试则在一个月后举行。
吴徽钰只稍稍犹豫后,就果断的点到了报名页面,随即把名给报了,前后只用了不到三分钟。
薛琴琴不禁竖起了大拇指,由衷赞叹道:“帅啊老姐!你加油啊,争取一次过关!”
吴徽钰不满:“什么争取?是必须,必须好吗!”
“对对!”薛琴琴狂点头。
不过吴徽钰表面豪横,其实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害怕的,但既然狠话已放,那必须得努力啊。何况,在努力的尽头,可还有一列排着长队的银子在等她呐!
所以,努力,必须努力!吴徽钰暗暗对自己说。
当晚,薛琴琴留宿,她洗漱完后,搬着个小板凳踱到了吴徽钰的身边,说有事要说。
吴徽钰正在洗碗,头也没回,问她什么事。
薛琴琴却不吭声了,吴徽钰等了半分钟后,见她还是不说话,便回头看她。
“搞什么名堂啊?什么事你说啊。”
薛琴琴的眉头微皱,看上去很为难的样子,吴徽钰说:“不说我继续洗碗了啊。”
薛琴琴忙叫住她:“姐,那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!”
“我跟你一个孕妇生什么气啊?你说吧。”
薛琴琴还是犹豫,吴徽钰终于没了耐心,打发她走:“我看你是闲得慌,你去睡觉吧,刷会儿手机也行,别打扰我干活。”
“姐!”
薛琴琴忽然站起来,把吴徽钰吓了一跳,忙说:“你不要一惊一乍的,小心吓到肚子里的宝宝!”
薛琴琴也不顾,一咬牙把憋了许久的话给说了出来:“汤米想认晖晖做干儿子,她让我问问你的态度!”
吴徽钰一时没想起来谁是汤米,问:“你说谁?”
“汤米!我朋友汤汤姐!你们那天在我店里见过的啊。”薛琴琴提醒她。
吴徽钰这才想起来,不过她愣了好一会儿,才理清思绪。
“你说她要认晖晖做干儿子?”吴徽钰以为听错了似的,又重复了一遍。
薛琴琴点点头。
吴徽钰的脸色顿时变了,她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可能!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开放注册)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2-1-26 19:02 , Processed in 0.083480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